抉择之下,义字为先:危难见真情

发布时间:2019-10-16


    这是来自苏丹的故事,起于一场风波——

    “砰砰砰……”凌晨4点多苏丹首都喀土穆的宁静被打破。2018年9月以来,以面包涨价为导火索,苏丹各地陆续发生游行,矛盾逐步升级,引来2019年4月11日这场含有流血冲突的动乱。

好样的,三峡中水电

    次日清晨,动乱消息才传到喀土穆以外500公里的上阿特巴拉水利枢纽项目(下称“上阿项目”)工地现场。随之而来的是项目中方员工的惴惴不安:听说军队内部打起来了?埃塞和阿联酋航空都停飞了?边境也关闭了?油料只够7天用量了……此时,项目现场常驻有140多名中方员工,他们的安危成为首当其冲的要事。保障中苏员工人身安全的重任,落在作为联营体责任方的三峡中水电项目团队身上。在项目后期,以刘勇刚为代表的中水电团队仅有5人,遇此逆境,究竟如何抉择?身担重任,能否化危为安?

    此时,上阿项目正处于即将全线发电、配套供水项目拼抢通水的冲刺阶段。两项目均为国家重点民生工程,建成后可灌溉面积达50万公顷,为当地及周边700万人提供灌溉用水,为300万人提供饮用水,为上百万人提供电力供应,直接惠及苏丹约1/3的人口。严重缺水的现状让当地政府和老百姓对早日通水通电已是翘首以盼。

    “刘先生,你们是怎么打算的……”动乱伊始,苏丹水电部长黑德尔先生多次约见项目总经理刘勇刚。部长先生眉头紧蹙,忧虑和焦灼使他深陷的双眼看似更加浑浊苍老。

    何去何从?无数的考量在刘勇刚的脑海中闪现:对于涉外工程企业来说,但凡遇到此类项目所在国政局动荡等紧急情况时,都可依据合同停工撤人,规避风险;而对于三峡中水电来说,自上世界90年代以来深耕苏丹20余载,先后承建了15个项目,这一路虽风雨兼程,但也练就了“知难而进,共克时艰”的团队精神,书写了中苏友好合作的一篇篇佳话。在麦洛维大坝、上阿项目发电庆典上,苏丹政府盛赞中国企业、三峡中水电做出的杰出贡献;在接受媒体专访时,苏丹水电部长也表示“三峡中水电建设的优秀水利项目是苏丹发展史上的里程碑和骄傲、苏中合作的典范”;苏丹民众都热情地对项目员工说“西尼,撒弟嘎,CWE,达马木”(阿拉伯语,意为:中国,朋友,CWE,好);在苏丹2019年2月新发行的100镑纸币上,刊印了由三峡中水电牵头实施的麦洛维大坝、罗塞雷斯大坝加高工程、上阿特巴拉水利枢纽,这份“纸币上的殊荣”让刘勇刚更加铁了心要留下来。

    “我们是20多年的老朋友,是高度互信的战略伙伴,现在国家碰到了困难,我们会留下来的,我们一起面对”,刘勇刚紧握部长先生的手说。

    有一天,苏丹项目业主现场代表萨利姆先生又找到刘勇刚,请求一起去加得里夫政府面见市长。原来,持续的动荡让当地一些人以为项目已经停工撤离了。一个谣言在流传:项目已经停工了,中国人已经跑了,城市供水没指望了……当刘勇刚出现在加得里夫政府市长办公室时,市长带着惊讶的表情,竖着大拇指连连说:“CWE,果意思,达马木”(阿拉伯语,意为“CWE,好样的,太好了”)。

    4月下旬,动乱已发生了近两周,安全形势持续恶化,首都喀土穆的爆炸声、枪声此消彼长,局面朝着更严峻的方向发展。即便如此,三峡中水电项目团队没有撤离,依然坚守工程一线。“刘先生,事实证明三峡中水电绝对是可信赖的朋友,在苏丹这样的形势下你们依然坚定地和我们在一起,我为有你们这样的伙伴而自豪”,时任苏丹水电部国务部长欧麦尔先生感慨说。

    从2018年9月到2019年5月动乱前后的近9个月时间里,三峡中水电始终坚守“同呼吸、共命运”,直到客观条件(油料供应无法保障)不允许并充分得到了项目业主的理解、支持后才开始筹划部分人员暂离,获得了苏丹政府和人民的钦佩和尊重。

    “在局势稳定和油料充足后,我希望你们能尽快回来继续合作,你们是好样的!”欧麦尔先生动情地说。“我们坚定地和你们站在一起,会一直坚守,这一部分人只是暂时避离,相信很快就会回来!”刘勇刚坚定地回答。

 一个都不能少

    “叮铃铃……叮铃铃……”,4月12日清晨,刘勇刚正准备向国内汇报情况时,电话恰好响了。

    电话是公司安全总监王贤光、非洲业务二部总经理王永填及副总经理庞志刚先后打来的。“勇刚,苏丹政变的事,国内已经知道了。集团和公司召开紧急会议,要求项目现场一定要密切关注当地局势,向大使馆积极求助,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好苏中方人员的生命安全。国内已指令、安排了公司质量安全环保部、非洲业务二部、办公室,还有集团的相关部门24小时待命,后续撤离工作的部署总部也会竭力提供帮助。告诉大家,一定要注意安全,祖国的亲人都是你们的坚强后盾……”挂断电话后,刘勇刚温暖、激动,内心平添了一份“一定要也一定能”处置好这次危难的坚毅和信心。

    原来,由于时差的原因,当上阿项目现场第二天早上7点多(北京时间13点)陆续得知军事政变的消息时,国内已从上午的新闻报道中获悉。公司立即召开紧急会议制定应对措施,并将相关情况上报集团;集团领导高度关注并研究部署应急方案。集团和公司的高度重视,以及相关部门的快速反应,给刘勇刚领队的项目团队极大的精神鼓舞,就像吃了定心丸踏实而坚定:怕什么,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很快,以刘勇刚、王洪强、王力权、赵琦、曹雪峰等五位三峡中水电人为主的苏丹现场公共安全应急领导小组成立了。从4月12日到15日,应急领导小组成员连轴转,作为现场主心骨的刘勇刚更是几天彻夜未眠。动乱发生时,项目现场面临的形势已然严峻:自2018年下半年开始,苏丹全境缺油,项目现场储存的油料仅够一周左右的用量,尽管上阿项目已投产发电,但由于系统接口等原因,现场中方营地用电依然沿用柴油发电,缺油意味着生活用水、用电均受影响,参建方人员已开始出现情绪不稳定的情况,若不及时妥善处置,后果可想而知……动乱后,各种消息横飞,信息不对等导致参建员工心生疑虑——就应急领导小组那几个人能保证安全吗?油都没有了,怎么生活?边境关闭了,航班停飞了,啥时候才能平安回国……在场中方人员的目光都投向了苏丹地区党支部书记、上阿项目总经理刘勇刚。

    刘勇刚的内心甚是煎熬:一边是即将参加高考的儿子,让他这位连续16年在一线工作的父亲更加挂念;一边是在场140多名中方员工的安全保障。他甚至不大敢接听母亲的电话,因为一打电话母亲就是哭,“孩子,赶紧回家吧,我什么都不要,就要你平平安安的……”,听到这样的话,他数次哽咽得说不出话来。老母亲70多岁了,这一份牵挂更是激励他扛起肩上的责任,所有员工的母亲都盼着儿女平安,作为现场主要负责人,他没有理由懈怠。

    作为2003年进入苏丹市场,一口气连续工作了16年的“老苏丹”,尽管心里有集团和公司作为坚强后盾的坚毅和信心,但在面对很多现实的具体困难时,刘勇刚依然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他总是暗示自己要冷静、乐观,当务之急是确保中方人员的人身安全、稳定队伍的情绪:派人加急与业主协商,加派大坝部队人手,以更好地守护项目中方营地;核查在场每一个中方人员的详细身份信息及状态,实时追踪生活所需油料的供应;开始准备应急所需车辆,考察可能的撤离路线,并筹备撤离途中140多人所需的食物;定期去施工现场和中方营地,与几位还在工地干活的工人师傅聊上几句……渐渐地,他这种积极的心态传递给了越来越多的人,大家越来越相信:一定能顺利渡过难关。

    “我是共产党员,我必须坚守岗位,必须和我的员工在一起。此时此刻,我就是他们的‘大家长’,我要尽自己最大努力保障安全,一个都不能少,我要带他们平安回家,这是我应尽的责任,没有任何理由推卸。”刘勇刚说。

危难见真情:让我去吧

    如何撤离呢?项目团队面临着“三座大山”:项目现场人员属于多个参建方——谁撤谁留是个难题;一旦油料供应跟不上,不等外部危险,内部可能先乱——油料保障是个难题;形势不明朗,有关政府部门运转欠正常——办理离境签证是个难题。 

    当时局势下,多数中方员工都希望自己尽快回国,纷纷打探“谁先撤离,谁留守?”刘勇刚召集了所有在场的中方人员,针对时下众说纷纭的情况,及时通报权威可靠的消息,“我们的祖国、公司、家人都会帮助我们顺利回国。三峡集团已指令:在场所有的中方人员一个都不能少,必须平安归来!但现实情况不允许我们一次全部撤离,关键时候要体现共产党员的担当奉献精神,体现我们三峡中水电人的责任担当,请党员同志暂时留下来。”最终,党员、预备党员及入党积极分子没有一个说“不”。大局为重,看着这支团结一致的队伍,刘勇刚心里蓄满了力量。

    王力权紧急约见项目业主现场负责人,加派大坝保卫部队人手,加强对我中方营地的守卫,确保外部环境的安全可靠,构筑起第一道安全防线。另一边,曹雪峰带领人员沿着中方营地周围无缝开挖出一条深约5米、宽约3米的防护壕沟,减少主要出入口并加装围栏,构筑第二道安全防线。在人防、技防稳固中方营地安全的基础上,严控中方人员外出营地,确保安全。

    由于苏丹全境缺油,负责后勤物资供应的赵琦已是近60岁的老同志。他每天都打无数次的电话催石油部要配额、催供货商及时从苏丹港装油启运。有几次,当地运输商从苏丹港拉油到项目现场时,走到离现场200公里的地方不敢走了。原来,他们听说前方有武装冲突,怕有危险说啥也不再前行。赵琦二话没说,“刘总,让我去吧!我过去接应一下,这现场离不了你们,也离不了油,我去接,一来可以盯着油一起回来,二来这当地武装兴许能给咱们中国人面子。再说了,真有什么事,我老同志了,也无所谓……”在赵琦的再三坚持和辛苦奔波下,终于保证了现场基本用油的需要,中方人员基本生活有保障了、稳定了。

    王洪强在喀土穆的离境签证办理也“咬紧不放”。动乱发生后,负责办理离境签证的税务局和移民局人心惶惶,根本没心思工作,必须每天去现场盯着、催着。然而,去上述地方必须经过喀土穆发生暴力冲突最混乱的街道。“我去”,王洪强义无反顾,每天带着当地雇员去税务和移民局,软磨硬泡……慢慢地中方人员离境签证都陆续分批办出来了。

    在制定紧急撤离方案-陆路撤离时,刘勇刚、王洪强、王力权、赵琦、曹雪峰等五位同志及其他党员主动要求先行探路,或者安排在断后等危险位置以确保中间大队人员的安全。

    艰难的时候,现场出现油料仅够2天用量的恶劣情况,项目不得已采取节油限电的办法:白天在中午12点-下午2点时段,才对食堂供电做饭,晚上在天完全黑下来之后,才开始供电。最不堪连做饭的油都没了,大家就帮着食堂的师傅弄菜、用炭火做饭,一起围在炭火边烟熏火燎、大汗淋漓。

    四五月的苏丹,正是气温最高的时候,正午室外温度高达近50度,坐在任何地方都会汗如雨下。“这是天然的大桑拿啊,一般地方还享受不到呢”,大家不忘互相打趣。

缺水断电、通讯中断……情况紧急成为一种常态,但越来越多的“让我去吧”,将危难化作真情,把苦难化作力量。

     在中国驻苏丹大使馆和三峡集团的领导下,苏丹现场应急领导小组密切关注苏丹政治安全局势发展形势,采取了一系列有效措施,保障了在场140多名中方人员的安全。经多方努力,2019年5月30日前,按计划其中120人已分批安全回国。坚守现场20多人,一边保障着工程安全和团队人身安全,一边筹划着下一步局势缓和后如何恢复正常工程建设。

    这份坚毅与果敢,凝聚了三峡中水电人的团结、智慧、奉献与担当;这场“水与火的洗礼”,澄明了大国重企的“志在必行”与中苏两国的深厚情谊。习近平主席在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主旨演讲中说,对非合作中我们坚持义利相兼、以义为先。三峡人牢记这一要义,我们做到了!如今,苏丹安全局势逐步缓和,项目团队正在与业主积极协商,推动工程生产早日步入正轨。

我国驻苏丹大使馆给予坚强领导和亲切关怀


团结一致应对危机的项目团队部分成员


项目团队党员同志带头应对危机


建成后的上阿特巴拉大坝为当地民生提供充足水源


建成后的上阿特巴拉大坝风景优美生态和谐


上阿特巴拉水利枢纽等三座民生工程印上苏丹100镑纸币




责任编辑:谭学韬

 


富二代精品国产app-f2富二代短视频app-富二代特色视频网站